当前位置:主页 > 天下第一 > > 023 看你那怂样

023 看你那怂样

来源:天下第一 更新时间:2020-02-20 19:54 

众人无论偷懒还是勤奋,陈冬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。

这玩意儿只能靠自觉,他又不是别人的爹。

陈冬也开始练八极拳。

他已经练到第三招:迎门三不顾。

这招也是用来对抗体型高大的对手,以一种“不管不顾”的姿态冲向对方,和“猛虎硬爬山”配合使用效果更好。

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,其他人都是练一会儿、歇一会儿,只有陈冬和冯斌从头练到了尾。

一直到七点钟,该去上早自习了,陈冬对众人说:“今天下午就放假了,你们回去以后也多练练,这个见效很快,没坏处的。”

众人都说知道。

路远歌问:“下午放假,大力哥肯定还在门口堵你,到时候怎么办?”

“没事,我自己有办法。”

路远歌相信陈冬,没再多说什么。

到了下午放学,陈冬还是如法炮制,去保卫科拿了一身制服,穿上以后大摇大摆地出了校。

大力哥等人当然还是守了个空。

肖潇虽然知道,但也没有多嘴。

陈冬回到镇上,家里还是一片狼藉,父亲喝多了酒在卧室里呼呼大睡。

陈冬照旧收拾屋子,然后买菜、做饭,他的经济稍微宽裕些了,买了鸡肉和排骨。

做好以后,就叫父亲起来吃饭。

父亲还是醉醺醺的,但喝了点鸡汤后,竟然清醒了些,疑惑地问:“你哪来的钱买这些啊?”

陈冬说道:“我在床底下翻出来点零钱。”

“是吗?”

父亲返回卧室,把床翻了个底朝天,也没找到一张零钱,失望地走了出来。

“以后别这么浪费啊,有这点钱买酒多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陈冬知道父亲嗜酒如命,也不和他抬杠。

杠也没用,只会换来一顿饱拳。

陈父趁着清醒,和陈冬多聊了几句。

“上个星期你走的时候,说学校有人欺负你,后来怎么样了?”

“没事了,我狠狠打了他们的头儿,现在已经没人欺负我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我早说了,人不狠、站不稳!”陈父嘿嘿笑着:“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得站着,只要你站起来,别人就不会小瞧你!不过你还太小,如果真有应付不了的人,记得告诉我啊,我会帮着你的,我是你老爹嘛!”

陈父不喝酒的时候,其实是个爱妻爱子的好男人,但一喝了酒就性情大变,而且越醉越有力气,跟鲁智深似的,谁也拿他没有办法。

陈冬又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可能是菜太美味了,陈父又忍不住从餐桌底下拿出一瓶二锅头来,一边倒上一边说道:“你现在去城里上学了,有没有你妈的消息啊?”

陈冬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但还是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,说没有。

“个婊子的……”陈父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:“别让我逮到了,不然一定杀了那对狗男女!”

就是因为父亲的这种态度,陈冬这辈子都不会跟他说母亲的消息。

接下来的两天,陈冬除了做家务和学习外,就是在屋子后面的草地上练拳。

陈冬知道,肖潇拖不了多长时间,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大的挑战,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强一点。

没有人找他玩,他在镇上也没朋友,因为父亲的缘故,谁都对他敬而远之。

倒也落得清闲,有更多的时间练功夫了。

到了星期天的下午,陈冬早早来到学校,大力哥果然还在门口等着,几乎快成了三中的门神。

趁着人多,陈冬混了进去,又把衣服送到保卫科。

陈冬已经是第二次这么干了,不说有多轻车熟路,起码也是轻轻松松,而且这次还特意观察过,确定杜长卫不在才进去的。

换好衣服,距离晚自习还早,陈冬就先回宿舍了,想着可以看一会儿书。

陈冬来这么早,还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到的,但没想到宿舍门没有锁,里面还传来“砰砰砰”的声音。

陈冬很意外,推开门一看,就见冯斌在屋子里,他在床边放了一个假人,看样子是用废纸壳和木头做的,和他一般高的身材,还贴心地画了眼睛、鼻子什么的。

冯斌正冲着这假人砰砰啪啪打个不停,每一拳都瞄准鼻子、喉咙和胸口,可不就是阎王三点手吗?

也不知道他已经练了多久,整个后背都是湿的。

“冯斌,这么早啊?”

冯斌回过头来,看到陈冬,擦了擦头上的汗,笑着道:“我在家里练拳,爸妈都说我疯了,不好好学习练这干嘛,所以我就早早来学校啦,在这练拳起码没人打扰我吧……陈冬,我做了个假人,你看怎样?”

陈冬走过去看了看,做得还真不错,惟妙惟肖、软硬适中,拳头打上去也不疼,比直接捶树可好多了。

陈冬问他:“你练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我觉得还可以,现在能打得很准了,就是出拳还有些慢,也没什么威力。”

说着,冯斌猛地三拳击出,果然准确无误地击在假人的鼻子、喉咙和胸口上,但就像他自己说的,确实有些慢了,也没什么力道。

阎王三点手,又称阎王闪电手,讲究的就是个快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要干掉对方,不能给对方任何的喘息之机。

“我会继续练的。”冯斌说道。

陈冬点了点头:“可以练,但别耽误了学习啊,你的成绩本来挺不错的。”

“放心吧,不会的。”冯斌笑着说道:“我学完了才练,打打拳挺好的,我身体太弱了。”

陈冬没有再说什么,躺在床上看书去了,《追风筝的人》就快要看完了。

冯斌则继续“砰砰砰”地打着拳。

天sè渐渐暗了下来,路远歌和石凯都来了,包括张玮玮、梁羽和杨明也来了,后面三人虽然不是402宿舍的,但还是第一时间过来报道。

谁都知道大力哥每天在学校门口堵陈冬,但陈冬就是来无影去无踪,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,众人服得不行。

“冬哥!”张玮玮扑上来,摸出一盒中华烟,抽出一根递给陈冬,“哈哈,偷我爸的,尝一尝吧。”

陈冬之前并没有抽烟的习惯,家都穷成什么样了还抽烟啊?

不过最近宽裕了些,又整天和他们在一起,也就慢慢沾染上这些毛病了。

当然,也就尝尝,陈冬感觉自己并没有瘾,在家两天并没抽烟,也不会想。

张玮玮给陈冬点着了,又给路远歌他们挨个发了一根,唯独没给冯斌。

冯斌本来就不抽烟,倒无所谓,也没放在心上,继续对着假人打拳。

一屋子人都到齐了,大家乐乐呵呵,你开一句玩笑,他说一句闲话,反正就是磨时间呗,待会儿就去上自习了。

整个过程之中,冯斌一直都在练拳,谁都没有搭理,当人也没人搭理他。

但张玮玮开始找事了。

张玮玮叼着支烟,慢悠悠走到冯斌面前,笑嘻嘻说:“小四眼,练这么久不累啊?”

“还好。”冯斌随便应着,继续一拳又一拳地打出去。

“你说你练这个干嘛,就你这小体格,练了也没用啊!”

“陈冬说有用,我相信陈冬。”

“哎我X……”张玮玮用手扒拉了下冯斌的脑袋:“叫谁陈冬呢,有没有点礼貌,我都得叫冬哥……”

“你怎么叫我不管,反正陈冬让我叫他名字。”

“哎,你还站起来了是吧……”

张玮玮又用手去扒拉冯斌的头。

“大壮!”陈冬突然叫了一声。

“大壮”是张玮玮的绰号,陈冬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“没事,我和他闹着玩的。”张玮玮笑着道。

根据陈冬观察,张玮玮人还不错,就是嘴贱了点,跟人开起玩笑来没尺度,这也是他开学没几天就被宋桥打的缘故。

“是不是啊,小四眼!”张玮玮用肩膀扛了一下冯斌。

“嗯。”冯斌轻轻应了一声。

陈冬也无话可说了。

如果冯斌自己不硬,他说再多也没有用,别人该看不起他,还是看不起他。

张玮玮还是嘿嘿笑着。

冯斌判若无人地继续打着假人。

“你这不行啊,力气太小了。”张玮玮说:“看我的!”

接着,张玮玮猛地飞起一脚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将假人整个从中踹断。

“你干什么!”冯斌终于急了:“我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!”

“嗨,这玩意儿本来就没什么用……”张玮玮其实也挺不好意思,但又嘴上不肯承认,嘟囔着转身就走。

“站住!”冯斌突然大叫一声:“给我粘好这个假人!”

张玮玮回过头来,叉着腰说:“我就不粘,你怎么着?”

张玮玮十分壮硕,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座山。

“你……”冯斌气得浑身发抖。

看到局面有点无法收拾,其他人都看向陈冬,但是陈冬并没什么反应。

“瞧你那怂样……”张玮玮“嘁”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

“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……”冯斌轻轻唱着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张玮玮回过头来,疑惑地看着冯斌,不知道他嘟囔什么。

冯斌慢慢朝着张玮玮走了过去。

“哟,你想怎么着啊!”张玮玮叉起了腰,龇牙咧嘴地看着他。

冯斌走到张玮玮身前,用手比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。

“咱俩差不多高啊。”

“是啊,怎么?”

    吐点口水

    《天下第一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少年王转载收集《天下第一》最新章节。

    《天下第一》文字章节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