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天下第一 > > 037 陈冬,我要你死

037 陈冬,我要你死

来源:天下第一 更新时间:2020-02-25 11:24 

李倩倩先是到赵启豪的宿舍转了一圈,接着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于飞处。

累是累了一点,但是她也十分享受。

她很喜欢这种生活状态。

刺激,无比的刺激。

从一个男人怀里到另一个男人怀里,世上还有比这更刺激的事吗?

实际上,她恨不得所有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然后精挑细选一些“品相好的”慢慢玩着,乖巧懂事的小奶狗,总是凶巴巴的小野狼,有权有势的多金大叔,健身房里的肌肉男……

统统来者不拒!

历史上,她最羡慕的女人就是武则天,她觉得女人就该那样,权倾天下、男宠遍布。

这样的人生多痛快!

一辈子只拴在一个男人身上才叫悲哀。

虽然已经困得不行了,但到了于飞身边后,李倩倩还是觉得非常开心,两人迫不及待地把门关上,接着就拥吻在了一起,在诊所那张小小的病床上缠绵着。

冯斌恨不得立刻拍照取证,但是门口守了十多个人,根本没有办法靠近。

于飞做事十分谨慎,自从昨天晚上惨败,一切都是小心翼翼,哪怕输液也要有人守着。

冯斌仔细观察了下整个诊所,最终绕到病房外面的窗户下,偷偷摸摸举起手机往里拍着。

于飞和李倩倩的行为越来越过分,让冯斌这个十六岁的高中生面红耳赤,他哪见过这些东西,他一直以来都是好好学生,就连那种片子都没看过,直接就见到了真人版,跨越的属实有点早。

冯斌知道这些东西对陈冬来说至关重要,所以整个过程也都小心翼翼,确保自己不会被任何人发现。

取好了证,冯斌十分激动,准备走得远点再给陈冬汇报这个好消息。

但他刚走了十几步,就觉得脑子有点晕了起来。

他知道,这是挨了打的后遗症,昨晚他的凳子腿被抢了,还在他脑袋上结结实实来了一下。

医生不让他走,就是想看看他脑袋到底有没有损伤。

冯斌晃了两下脑袋,继续往前走去。

但是越走越晕、越走越晕。

不好!

冯斌觉得自己要糟糕了,拿出手机想给陈冬打电话,但是眼前一黑,已经昏了过去,人也直挺挺倒在草丛中……

另外一边的陈冬,则还在等待着冯斌的消息。

从晚上十点等到十二点,一直都没音信。

陈冬也不敢给冯斌打电话,生怕冯斌正在忙着什么,反而暴露了他。

这一晚上,陈冬都没有睡踏实,每隔一会儿都得醒了看看手机,就这么一直捱到天亮,冯斌也没打来电话。

陈冬终于坐不住了,主动给冯斌打了电话。

天已经亮了,不会耽误事了吧?

一次,两次,三次,冯斌都没有接。

陈冬急了,怀疑冯斌是出了事,没准被于飞给抓到了!

陈冬没有任何犹豫,立刻去外面找。

课,当然也不上了,就是旷课也得去找冯斌。

冯斌是在他的安排下去办事的,如果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他以后就没脸见人了!

就算抛开自己不谈,冯斌是他的兄弟啊,肯定不能看着冯斌出事。

陈冬先到冯斌之前住的医院去看了看,一问护士才知道冯斌一夜都没回来。

医生还摇着头道:“我都说了,让他再观察几天,怎么不听话跑了呢……你要是见到他,一定要让他赶紧回来。”

陈冬现在更怀疑冯斌是被于飞给抓住了,立刻马不停蹄地在各个医院找了起来。

城里大的医院不多,小诊所却多如牛毛。

但是陈冬心想,于飞应该不会走得太远,距离学校远了也是给他自己找麻烦。

经过两三个小时的排查,陈冬终于在某个小诊所找到一边输液一边睡觉的于飞。

于飞确实累了,毕竟昨晚折腾的不轻,李倩倩确实是个让人销魂的女人。

至于李倩倩和那守门的十几个人早不见了,他们也得去上课啊。

因为是上课时间,于飞也不担心陈冬会来偷袭自己,所以睡得十分踏实,还打起了呼噜。

但他怎么都没想到,陈冬竟然真的来了。

一阵剧烈的晃动把于飞摇醒,一睁眼就看到了陈冬那双通红的眸。

带着血丝和愤怒,就好像要吃人一样。

“陈冬!”于飞惊恐地叫了出来。

这人是疯了吗,真就旷课来早自己?

“冯斌呢?”陈冬抓着于飞的领子,龇着牙问。

“什……什么冯斌?”虽然于飞之前在402宿舍见过冯斌,但他并不知道谁是冯斌,也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“少他妈的给我装蒜,告诉我冯斌呢?!”

陈冬狂怒之下,狠狠扇了于飞两个耳光,“啪啪”两声过后,直接把于飞的鼻血都扇出来了。

“啊……”

于飞当然彻底爆发,他好歹也是三中有名的大人物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了?

于飞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,要跟陈冬干架。

虽然于飞偏向智慧型,大多时候喜欢动脑,但他的身手也不错,能在高二有现在这个地位,也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。

可惜碰上了练过八极拳的陈冬。

于飞在正常状态下都打不过陈冬,更不用说身上有伤,还折了一条胳膊了。

陈冬揍他,就好像揍一个小鸡仔。

一开始,两个人都在床上坐着,所以陈冬先用阎王三点手,连续三拳击中于飞的鼻子、喉咙和胸口,差点把于飞当场打昏过去。

但于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在三中也是出了名的硬汉,他挣扎着从病床上站了起来,输液针也被他硬扯掉了。

但陈冬又给他来了招猛虎硬爬山。

自下而上,狠狠一拳击中他的下巴。

于飞不是第一次中这招了,当时就觉得脑子嗡嗡直响,天和地仿佛都调转过来,人也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去。

“我问你冯斌呢?!”陈冬大吼,一把抓住于飞的领子。

于飞都崩溃了,他根本不知道冯斌是谁。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“还不说是吧?”

陈冬又一招“迎风朝阳掌”过去,这一招和“迎门三不顾”差不多,都是能爆发出全力的一招。

陈冬双掌齐出,狠狠拍在于飞胸口。

于飞整个人飞出去,将后面的一个小推车撞倒了,上面放着好多输液瓶之类的,也跟着稀里哗啦地摔了一地。

陈冬又扑过去,冲着于飞一阵乱抡王八拳。

“冯斌呢?冯斌呢?”

陈冬双目通红,不停大吼着问于飞,大有于飞如果不说,就将他活活打死的意思。

“我真的……真的不知道啊……”于飞有气无力地说着。

于飞一开始还有还手的心,现在算是彻底崩溃了、放弃了,同时内心也是一片迷茫。

冯斌,到底是谁?

为什么陈冬要问自己冯斌哪里去了?

这都什么事啊!

谁来救救自己?

病房里响起的巨大动静,终于引起了医生和护士的注意,他们纷纷奔到病房,才发现里面一片狼藉,两个少年已经打得天翻地覆。

“你们搞什么鬼,不要打了!”

几个人冲上去,才将疯狂的陈冬给拉开了。

陈冬没有成年人的力气大,但还是不断地挣扎着、咆哮着:“告诉我,冯斌哪了!”

“我不知道!”于飞哭丧着脸,崩溃的不能再崩溃了。

这对于飞来说,确实是场无妄之灾。

被打都不知道因为什么。

医生是专业人士,一看就知道于飞伤得不轻,陈冬却还想要动手,立刻恼火地道:“你再这样,我报警了!”

本来看到小孩子打架,他也没当回事,想着拉开就好,但是打成这样,也是能报警的。

陈冬一听“报警”两字,总算冷静下来,狠狠瞪了一眼于飞,一溜烟地窜出诊所。

医生和护士则赶紧扑过去扶起于飞,帮他止血、包扎、检查伤势。

于飞也慢慢恢复了点力气。

“你伤得不轻啊!”医生忧心忡忡地说:“用不用帮你通知假人,或是帮你报警?”

“不用!”于飞咬牙切齿,气得浑身都在发抖,眼神之中闪过恶狠狠的凶光。

一直以来,于飞都不想把事闹大,能偷偷干掉陈冬肯定是最好的。

但是现在,于飞改了主意。

连续被打两次,第一次就算了,于飞自己认栽,但是第二次是什么鬼,冯斌和自己有毛的关系?

此仇不报,枉为人!

哪怕是被学校开除,于飞也认了!

处理好了伤后,于飞不顾医生和护士的劝阻,还是拖着一具伤残之躯出了诊所,接着慢慢走向学校。

每一步,都怀揣着巨大的愤怒和仇恨。

陈冬,我要你死!

抚琴的人 说:

不得不说,于飞这顿揍挨得太冤了……

朋友们,早上好!


    吐点口水

    《天下第一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少年王转载收集《天下第一》最新章节。

    《天下第一》文字章节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