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天下第一 > > 768 线索,指向一人5

768 线索,指向一人5

来源:天下第一 更新时间:2020-10-25 11:27 

    也就是说,只要两个多月,就可以升到七级通神巅峰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,突破八级通神,就可以进入青云观内门了!

    这是陈冬在此方世界唯一的目标,现在可以朝着这个目标前进了。

    陈冬买了足够的食物,在自己的小院里足不出户,整天就是吸收灵石、吸收灵石。

    小白蛇也没闲着,之前那些家丁、学徒的内力,也让它用如意佩吸了个干干净净……

    吸完内力,尸体就会被它吃掉,可以说是一点都不浪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期间里,商都城当然不是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首先是李鸿朗的失踪。

    李家的人到城主府报案。

    说李鸿朗前几天带了三十个家丁去李家村,然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李鸿朗可不是一般人,于是城主费鸣亲自出手查案。

    在李家村外的桑树林中,费鸣发现了大量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既有气剑,又有气斧。

    而李鸿朗,前不久刚在“吴记铁匠铺”购买了一柄极品气斧。

    再接着,又有人来报案,说“吴记铁匠铺”的人全失踪了。

    费鸣亲自到吴记铁匠铺看了看,发现地上、墙上均有不少血迹。

    费鸣又蹲在地上,查看吴师傅打铁的烙印,隐约可见一支剑的形状。

    吴师傅死亡之前,最后锻造过的兵器是剑!

    费鸣立刻断定,这两件案子之间必然有关联。

    无论李鸿朗还是吴师傅,在商都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费鸣发誓,一定要把凶手给查出来!

    这两件事还没结果,又有一个噩耗传来。

    南宫越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!

    南宫越是中原郡炼药师工会的会长,身份更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费鸣立刻赶去现场。

    工会之中,众多炼药师已经哭成一团。

    费鸣来到南宫越的办公室,工会中的高层聚集在这,也是个个哀伤、痛哭。

    费鸣挤到中间,看到南宫越倒在地上,浑身发黑、发紫,显然中了剧毒。

    南宫越身前,还有一个打翻的药鼎,地上洒满了黑乎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南宫越皱着眉问。

    “我好几天不见南宫会长,就来办公室里找他,敲了半天没有人应,就闯进来看了看……”赵管事哭哭啼啼地说:“一进来才发现,南宫会长已经逝世好几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费鸣蹲下身子,看着那堆黑乎乎的东西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黑风砂……”赵管事哭着道:“在毒药里品级很高,相当于极品毒药了,一沾上就必死无疑。不知道南宫会长炼这个干什么,结果一不小心自己中毒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管事哭得更大声了,其他炼药师也是一片悲痛欲绝。

    费鸣的面色无比凝重。

    李鸿朗、吴师傅、南宫越接连死亡,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?

    “南宫会长有没有可能是被人害死的?”费鸣沉沉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”赵管事摇着头说:“黑风砂是极品毒药,没人炼得了这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费鸣摇了摇头:“不,有的。”

    赵管事一脸疑惑:“谁?”

    “药神!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一出,四周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众多炼药师当然听说过药神,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,曾经把南宫越搞得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是他干的?

    李家村外,桑树林中气剑穿梭的痕迹。

    吴记铁匠铺,地上的铁剑烙印。

    炼药师工会,南宫越办公室里的黑风砂。

    这些线索集合起来,便指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有个叫陈冬的炼药师吧?”费鸣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啊,怎么……”赵管事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叫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费鸣面色严肃,赵管事也不敢怠慢,立刻转身去找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又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陈冬很久没在工会中了,至少有一两个月了。”赵管事说:“他根本不会炼药,只是个名誉炼药师,偶尔来这转转而已。”

    费鸣的眼神顿时更阴沉了:“知道他平时在哪住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太清楚,不过我可以查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查。”

    很快,赵管事就有了消息,并给费鸣提供了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费鸣走出炼药师工会,“飕”的一下冲天而起,直奔陈冬所住的小院子……

    吐点口水

    《天下第一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少年王转载收集《天下第一》最新章节。

    《天下第一》文字章节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!